车致
选车

车型级别
微型车
小型车
紧凑车型
中型车
中大型车
豪华车
SUV
MPV
跑车
新能源车
价格区间
0元
5万
8万
11万
15万
20万
25万
35万
50万
无限贵

广东享购车广州  >  正文

FCA市值缩水不足通用一半 麦明凯积极寻

http://gd.sina.com.cn/auto 2019年07月30日 11:53 新浪汽车  字号:    

  (新浪汽车 7月29日讯)一年前,菲亚特克莱斯勒CEO马尔乔内去世后,麦明凯接过了重任——带领公司进入一个由电气化和自动驾驶技术定义的新时代。

  在担任首席执行官后,由于在中国的销售业绩令人失望,麦明凯被迫削减了公司财务目标。

  6个月后,该公司下调了2019年盈利预期,这再次令投资者感到不安。但最近令人失望的是,与雷诺合并组成联盟的事宜以失败告终。

  这些挫折,加上全球汽车市场需求见顶,令菲亚特克莱斯勒股价承压。在过去12个月中,菲亚特克莱斯勒股价下跌近三分之一,至13.70美元。其市值已缩水至220亿美元,不到通用汽车市值的一半。

  与麦明凯关系密切的高管接受采访时表示,麦明凯是工作狂,做事冷酷无情,不胡言乱语。他一直忙于给公司打上自己领导的印记。他抛弃了马尔乔内的高压风格,让同一高层身兼数职,管理截然不同的业务部门,相反麦明凯召集亚马逊、耐克和日产汽车等公司的资深人士和外部人士组成智囊团,帮助管理公司的各个部门。

  麦明凯从亚马逊挖来的高层马克•斯图尔特(Mark Stewart)现在负责北美业务,但这一任务原来是由马尔乔内自己负责的:首席财务官理查德•帕尔默(Richard Palmer)负责起了业务开发,而不是此前的工作。麦明凯还把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搬回了克莱斯勒位于奥本山(Auburn Hills)总部的15层。

  

  “改革不易”

  现年55岁的麦明凯正试图让菲亚特克莱斯勒在北美市场的业务正常运营。高盛(Goldman Sachs)估计,去年该公司93%的利润来自北美市场。与此同时,他还希望重振该公司在中国和欧洲亏损的业务,并在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方面投入数十亿美元,从而迎头赶上竞争对手。

  尽管麦明凯在努力减少菲亚特克莱斯勒对美国高耗油皮卡和SUV需求的依赖,但目前尚不清楚其最大股东阿涅利家族(Agnelli)能否确信,在没有合作伙伴的情况下,菲亚特克莱斯勒能够在电动化和自动化的时代变强变大。

  麦明凯从马尔乔内手中接收了一些备受市场关注的品牌,但也有一些品牌低迷不振,因此这意味着,作为一个独立实体,FCA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去年,在马尔乔内的私人追悼会上,麦明凯对员工说:“继承这样一份遗产并非易事,但有一件事我不会做,那就是试着成为马尔乔内。现在全公司的共同责任是让公司的未来变为现实。”

  提高透明度、加快重组

  FCA高管表示,麦明凯提高了业务的透明度。去年冬天,在奥本山(Auburn Hills)召开的一次高管会议上,他列举了该公司在中国面临的问题,从客户对Jeep车型和阿尔法罗密欧的接受程度,到经销商积压的待售汽车数量。

  一位在场人士表示,这与马尔乔内时代形成了鲜明对比,当时的信息是根据需要才会发放出来。

  麦明凯坚信品牌的力量,计划将利润丰厚的公羊(Ram)卡车和Jeep SUV部门扩张为全球增长的双引擎。菲亚特克莱斯勒正在底特律市中心重组一家工厂,生产下一代Jeep大切诺基(Jeep Grand Cherokee)。与此同时,底特律的竞争对手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都在缩减生产规模。

  菲亚特克莱斯勒第四大投资者吉利•吉福德(Baillie Gifford & Co。)押注麦明凯能够继续发展Jeep和Ram品牌,并扭转豪华跑车品牌玛莎拉蒂的颓势。

  Baillie Gifford基金经理汤姆•库茨(Tom Coutts)表示:“他们了解FCA未来的价值可能在哪里,鉴于不确定性,他们正以合适的速度进行投资。”“这显然与马尔乔内的方式有相似之处,但我认为,这一点比他要深刻得多。”

  菲亚特克莱斯勒到2022年的商业计划要求Jeep的全球销量达到330万辆,Ram的销量增长30%至100万辆。去年,该公司预计将售出190万辆Jeep,但研究机构LMC Automotive表示,销量可能比这一数字低30万辆左右。

  实现上述目标的关键将是开发新的电动动力系统,以满足欧洲和中国更严格的排放规定。为了筹集资金,麦明凯需要在至关重要的北美市场保持现金流。

  

  寻求在中国市场站稳脚

  在经过数年的增长后,全球汽车需求正在走弱,这可能使菲亚特克莱斯勒五年计划中提出的雄心壮志变得遥不可及。高盛分析师乔治•加里亚斯(George Galliers)在7月15日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北美盈利进一步增长的机会有限,而其它业务领域面临着巨大挑战。”

  实际上,并非只有高盛怀疑菲亚特克莱斯勒能否阻止这一下滑趋势。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驻伦敦分析师德米安•弗劳尔斯(Demian Flowers)表示:“出色的执行能让你得到回报,但如果销量没有增长,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或许菲亚特克莱斯勒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站稳脚跟。2018年,FCA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还不到1%,远远落后于福特的2.3%和通用的13.8%。

  麦明凯开始重组中国市场的业务。今年4月,菲亚特克莱斯勒重组了与广州汽车集团成立10年的合资企业,新成立“一体化合资公司”,实现产销融合,并称此次调整将有助于建立更加高效的团队,以应对中国市场环境的变化和快速响应广大客户的需求。

  克莱斯勒前高管、上海咨询公司automobile ility Ltd。首席执行官比尔·罗威(Bill Russo)表示,菲亚特克莱斯勒一直在努力调整产品线,以满足中国消费者的需求。

  “如果你想释放在一个市场潜力,就需要有脚踏实地的人来进行必要的产品开发和推进适应市场的工作。但FCA不具备在中国做到这些的能力。”罗威说道。

  FCA另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是玛莎拉蒂品牌。该品牌受到了产品线老化和全球出货量稳步萎缩的影响。麦明凯聘请了耐克前高管戴维•格拉索(Davide Grasso)对该部门进行重组,预计该部门将是首批展示菲亚特-克莱斯勒新型电动汽车架构的部门之一。

  投资者将密切关注麦明凯在菲亚特克莱斯勒7月31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对该公司近期前景的看法。FCA董事长埃尔坎对菲亚特克莱斯勒的长期战略发出了好坏参半的信号。(张婷)

分享到:
意见反馈| 保存 | | 打印 | 关闭

微博推荐

砍价团

城市联盟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微博购车团